无任何防护措施
2020-07-19 15:5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衡水深州市于9日启动预案,但现场督查时,亚都纺织、深州化肥厂等企业均没有按应急预案要求及时停产;石家庄市裕华热电厂虽然在应急期间采取加大脱硫剂和脱硝剂用量的方式实现了主要污染物减排,但该企业在应急响应发布8小时后才接到通知。

石家庄三环路是全市交通干道,也是重型车辆主要途经之处。市交警部门在应急期间设卡禁行。但从现场禁行劝返记录上看,三环路应急响应期间经过的黄标车、大货车等,劝返比率不足30%,多数以蔬菜供应等民生保障名义放行。

在邢台沙河市东外环路两侧市政工程工地上,无任何防护措施,摆放着大面积的土石方、工地裸露;车辆,尤其是大型车辆经过后,扬起遮天蔽日的黄尘,久久不散。

沙河市主管环保的副市长裴沛华表示,针对重污染天气,沙河开展了车辆限行、路面洒水、工业企业限产20%等工作。但督查组认为,沙河市应急预案执行不到位,应尽快整改。

衡水市大气办未将应急通知发给机关事务管理局,公务车停驶80%的措施未落实,交警支队预案中也没有单双号限行措施。

邯郸市环保局局长崔红志说,“目前,整个河北省除了廊坊、保定的预警能力稍好,其他地方环保部门的预警能力建设都相对滞后。”

督查组了解到,河北省尚未设立全省统一的重污染天气情况下的机动车限号规范,与民生密切相关的机动车限行等具体应急措施操作难度较大。

廊坊市按预案要求应限行两个尾号的车辆,但街上所限两个尾号车辆随处可见。

督查组发现,一些地区应急预案制定的时间较早,基础技术资料不全,难以适应当前应急工作的需要。比如,邯郸市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预案于2012年底开始实施,当时大气污染源解析工作尚未完成,应急响应范围和措施的确定不够科学。

“这次重污染天气应急一来就是二级,搞得我们有点措手不及。”邯郸钢铁集团生产部门的负责人坦言。根据相关部署,邯钢要减产30%。但钢铁企业的生产调度需要时间,从接到通知到完全达到限产要求大约需要12个小时。而污染情况时刻都在变化,有可能12个小时后,应急响应解除了,企业要再次恢复正常生产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eumqi.cn保亭婪媳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 www.eumqi.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