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其素质的确让人担忧
2020-11-05 14:0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该怎样扭转公众对城管的“差评”?“要提高协管员素质,就得实行垂直管理,让市局能够一根竿子插到底,实行统一的招聘和培训。”网友“无事佬”认为,一些城管人员工作方式粗暴,但也确实做了大量工作,不能以偏概全、全盘否定。

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胡小武认为,主动沟通的做法值得肯定,但城管局的回应多少有些推卸责任的色彩。“市局即使在人事和财政上不能对区城管及街道城管进行直接管理,但应始终对下级负有法律培训和业务指导的职责。”

一名城管干部在会上直言,当前“城管成了‘多管’”,尤其是街道层面招聘的城管协管员,有向街道“别动队”发展的趋势——工商、质检、拆迁等棘手的事情全都交给协管员去做,甚至还“包办”了警方的一些职能。而由于缺乏系统正规的培训,他们在同商贩、市民的接触中难免出现言语、肢体冲突。

“环卫工人待遇低,能否提供住宿的地方?”“城管和商贩的纠纷越来越多,如何杜绝暴力执法?”昨日,南京市城管局邀请近10位省市媒体记者和网民代表,举行征求意见座谈会。南京市城管局纪委书记刘耀东坦承,目前城市管理面临很多实际困难,如城管队伍建设滞后、管理体制及经费不足等。

西祠胡同网友“葛朗台”有感而发:“协管员的待遇问题引人同情,但其素质的确让人担忧。”刘耀东解释说,目前南京的城市管理体制是“两级政府、三级管理”,市局和区城管局是行业指导关系而非行政隶属关系。市、区、街道分设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总队、大队和中队,市局对区里招聘的协管员尚能进行培训指导,但对街道自行、单独招聘的协管员,管理和培训实在“鞭长莫及”。

城市管理中,当暴力执法被曝光时,为什么最终的责任主体总是“临时工”?针对当天座谈会上这一讨论最热烈的话题,刘耀东坦言,“城市规模不断扩大,客观上需要大量的城管人员,但实际上城管人员的配备严重不足。”他介绍说,城管协管员确实是以“临时工”的身份出现,因为在编人员无法增加,只能招聘协管员。南京现有6000多名协管员,大约是在编人员的4倍。对协管员开出的是南京市规定的最低工资,每月1480元。由于其工资待遇低,又会导致应聘者的文化程度低,素养有待提高。

针对目前“城管未伸手就有群众吆喝‘打人了’”的怪象,胡小武表示,“任何体制都存在漏洞,但体制不能成为城管部门不作为的借口。要改变被‘妖魔化’的现状,最重要的是转变城管理念。”他说,城管执法要“一把尺子量大家”,不能让市民看到“区别对待”,且要实行人性化执法。但更为理想的状态是,由城市管理者转变为服务者,这样才能最终赢得巿民的信任和支持。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eumqi.cn开户就送体验金网站/开户即送体验金/开户就送体验金108/12bet官网开户/开户即送体验金版权所有